当前位置: 红网 > 娱乐频道 > 正文

《欢乐颂2》欢乐不起来,只剩尴尬

2017-05-19 09:31:10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潘宣

热播大剧《欢乐颂2》

  红网长沙5月19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周诗浩)不会游泳的小编,很担心会淹死在《欢乐颂2》的无情灌水中。

  第一季的《欢乐颂》,剧情紧凑且不狗血,还给观众留下了思考空间。到了第二季,婆媳问题、房子问题、未婚先孕已经抢男友,这些烂大街的俗套生活剧戏码,都来了。

  拜托,我们要看《欢乐颂》,不是《小时代》。

  热播大剧《欢乐颂2》,让不少观众觉得陌生但又熟悉。

  第一季的《欢乐颂》描绘了五个都市女性彼此治愈的温暖“白日梦”。到了第二季,思考没有了,婆媳矛盾、未婚先孕、抢男朋友等狗血戏码倒齐全了。这是要变大龄版《小时代》的节奏吗?

  对比同档期收视被压制的《白鹿原》,我们忍不住要问,难道只有汤汤水水的电视剧才会有市场?思考这种东西,注定曲高和寡?

  剧情

  狗血情节要不要这么多?

  《欢乐颂》第一季,没让男女感情线喧宾夺主,没有婆媳问题,没有小三。这部剧也被评为近些年来,最贴近都市单身女性心理的电视剧。该剧也是话题性十足,今天有人说职场潜规则,后天又有人讨论爱情观和婚姻观。

  到了第二季,之前没有的似乎都要上场。前几集着力描述安迪和小包总的谈情说爱。冷美人安迪不见了,绅士做派的小包总不见了,传统偶像剧中的一些烂梗倒是出来了。有网友调侃,“两人在泰国的戏份就像是注水言情剧,情绪不够配乐凑,情节不够风景凑。”

  上一季的“五美抱团”,到了这一季的开端,因为各自回家过春节,变成了五条单线。但单独叙事的节奏实在有些拖沓。

  至于一向很苦的樊胜美也更苦了。早被无底洞般家庭负担所压垮的樊胜美,如今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结婚对象王柏川身上。她一边渴求早日如愿以偿,一边冷眼盯着王柏川的造梦进度。

  此时其他几美在干吗?曲筱绡敲打王柏川“没房可别想娶樊大姐”,独立女性安迪的安慰方式是“你还有王柏川”,全然不见手把手指挥曲筱绡搞定大牌代理的军师风采。

  仿佛周围人都默认,樊胜美已放弃和生活决斗的勇气,笃信“只要有钱就能解决所有困境”。

  吐槽

  无孔不入的植入太让人烦了

  除了煽情倾向,一些即将上演的狗血剧情也十分不“欢乐颂”。姐妹们有望上演抢男朋友、害闺蜜家庭破裂;未婚先孕被未来婆婆嫌弃;有处女情结的新男友上线……

  煽情+开撕,对不起,我们这是在看大龄版的《小时代》吗?

  《欢乐颂2》如今在豆瓣上的评分只有5.2,意思是想及格请努力。除了觉得陌生的“面孔”外,无处不在的广告植入更是有效“助攻”观众投下低分票。一开场,剧中人物的手机悉数从苹果换上了国产机,汽车、饮料、化妆品、眼镜、零食、服饰鞋帽、购物APP等植入更是接踵而至。有网友吐槽,“这是在看剧呢,还是在看广告片?”“一言不合就唱歌”的配乐节奏也让人难受,第二季中一共穿插了22首歌,远超第一季的11首,如此之多的配乐也引发吐槽。

  观点

  中国观众不需要思考?

  《欢乐颂2》在豆瓣上5.2的评分,更可能是出于“爱之深责之切”的心理吧。

  毕竟,第一季的《欢乐颂》确实给人一股“清流”的感觉。它从汤汤水水中脱离出来,在构建该剧独特女性视角同时,也给予我们一些思考。观众会随“五美”生活中的各种交集和矛盾,对照到现实生活中自身的影子,找到情感的宽慰和出口。到了《欢乐颂2》,思考性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狗血情节和广告植入。观众看戏也不用动脑子了,跟着剧情走就好了。

  这让人陌生而熟悉。陌生的自然是画风变化太大的欢乐颂。熟悉的是,国内电视剧行当的通病:一地鸡毛的俗套。

  《欢乐颂2》的口碑低谷及收视高峰,正好反衬了同档期口碑高扬但几乎无人在看的《白鹿原》。难道中国的观众不爱思考,也不需要思考?粗糙的制作和烂俗的剧情没关系,只要有IP和流量小生小花就好?如果这个观点成立,或许能解释当下国产电视剧的很多怪病。用替身没关系,抠图也没关系,演员演技一直不在线也没关系,反正大家不爱思考。

  不过,对于制作方来说,如果无条件投观众所好,大量生产狗血剧,恶性循环的结果是劣币驱逐良币。有思考性的良心剧会成为稀缺、冷门甚至异类。观众对于烂剧,也只能一边骂一边看了。

  一切向市场看齐的观点,是商人的法则,但不是文化市场的法则。制作方在坚守商人属性的同时,也要想到自己在文化市场的责任。只有这样,或许整个大环境也会随之改变,中国电视剧行业里的越来越稀缺的思考性也才能回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