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娱乐频道 > 正文

李光洁:鲨鱼冲我游来,我却按下了快门

2018-05-04 14:08:25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弋

   食物链的顶端,数量却每年递减

   在与鲨鱼的不断接触与了解中,李光洁开始意识到,人类的活动对鲨鱼影响很大。“就是你看似啊,鲨鱼是一个特别凶猛的动物,是在食物链的顶端,但其实它的数量每年递减得惊人。”

   根据国际组织野生救援提供的数据,全球每年有7300万头鲨鱼的鳍,被割下来制作成了鱼翅。鲨鱼作为海洋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控制着中小鱼类的数量,从而保障了珊瑚礁的健康以及海洋生态环境的总体平衡。

   对此李光洁感叹“鲨鱼也许离你特别遥远,其实离我们生活并不远,甚至可以说鲨鱼跟你的生活息息相关,大家都觉得鲨鱼跟我有什么关系,但如果这个物种灭绝的话,整个海洋生态是完全被破坏的。”

   地球上70%的面积是海洋,而陆地只是一小部分。李光洁认为,陆地上的气候是跟海洋气候紧密相关的,如果海洋的整个环境生态链条出现断裂,陆地上的生活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因此看似很遥远的一个物种,跟你我却是息息相关。”

   最让李光洁痛心疾首的是,尽管鲨鱼在海洋生态平衡中的地位至关重要,但目前鲨鱼的保护情况并不乐观。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评估,70%的鲨鱼种群缺乏统计数据。CITES也仅能将12种鲨鱼列入附录II,相当于我国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少量非法渔民罔顾国际渔业政策的禁止,采取割鳍弃鲨的方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除此之外李光洁关注鲨鱼保护的另外一个原因,更多的是出于他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鲨鱼像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人一样,有很多你觉得很强悍的人,但其实他很脆弱。鲨鱼也是这样,我们看到所有的影视类作品中,鲨鱼是一种非常凶猛的动物,但其实它们很脆弱。”

   “软珊瑚它本身就很软弱,然后也很脆弱,他不像鲨鱼,在我看来它没有那么鲜明的对比。”因此李光洁并没有选择投入更大精力,去保护他见过的其他物种,而是在保护鲨鱼的路上越走越专注。

   李光洁在工作之余,不断潜水拍摄鲨鱼,即便如此他仍不满意自己的投入,甚至感叹“工作挤占了我的时间,让我不能将更多地时间投入爱好。”因此他选择与更多的摄影师一起分享海底拍摄的作品,希望通过大家的行动和作品,影响到更多的人,一起行动起来,参与到鲨鱼保护的行列中来。

   鱼翅不是我的必需品

   一头虎鲨的消失,对李光洁影响很大。

   一次水下拍摄结束,李光洁的潜水教练邀请他去附近看一头与之相熟的虎鲨。这头虎鲨名叫“艾玛”(音译)。“我们船下面那个地方就是虎鲨的家。”

   “我说那虎鲨是不是挺危险的?他说对,这个我们必须要有一些保护措施。”潜水教练拿出了一个PVC管交给李光洁。那一刻李光洁愣住了,这根与家里日常管线一样的东西,就是保护自己的“武器”?他怀疑的眼神得到了教练肯定的答复。这根1米长的PVC管成了李光洁应对凶猛虎鲨的唯一武器。

   潜水教练跟他解释说“如果艾玛朝你游过来,你要将PVC管握紧放在手里。如果你不害怕,你就手里拿着,放在胸前;如果你害怕,就拿出来往地上这么一戳,艾玛游过来的时候,戳在它和你之间,它会拿鼻子碰这根PVC管,它就会走。”

   出于对教练的信任,李光洁心怀忐忑的与教练一起下潜到艾玛的家。令他们失望的是,这次他们没有见到艾玛。“我们等了两天都没有看到。”第二天结束,李光洁心有不甘的返回船上。

   上船后,教练情绪很低落的对李光洁说“艾玛可能不在了。”李光洁迫不及待的追问是什么意思?教练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回答他“不在就是死了,就这头鲨鱼没有了。”

   教练告诉李光洁,他先前每次来,如果上午下去没见到它,下午一定能见到它。如果今天没见到,第二天他一定能见到它,都十几年了。这次没有见到艾玛,很有可能就是已经被打捞,被捕杀。那一刻李光洁感觉到“艾玛对他来说已经不简单是一头鲨鱼,而更像是一个亲人”。

   这件事之后,李光洁开始反思,“我不觉得我必须要吃什么,其实我们生活中有太多可以选择和替代的食物,鲨鱼并不是我们必须要吃的。”

   生活方式的改变是源头,如果生活方式没有变化,对自然仍是不断的索取,很多事情都将会从身边消失。“要倡导大家了解自己,就是到底哪些是你必须的,哪些是你不必要的,比如说鱼翅、鱼胶。如果你不是必须要吃,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是最简单的。”

   李光洁利用一切可以的机会,以办影展等方式,展示自己在海底的摄影作品,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自己的作品,“希望更多的人去支持,然后让更多的人明白、知道、了解。原来我不是必须要去吃这些,对,它不是你的必需。”并与国际、国内环保组织一道,希望通过行动来倡导更多人改变生活方式。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