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娱乐频道 > 正文

向佐短片《忌》入围电影节 自编自导自演开启全能模式

2018-06-21 14:06:14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红小星

  自编自导自演,“全能”向佐短片《忌》惊喜入围电影节!这也是向佐首次以制作人身份参与拍摄的影片,全片只用一台摄影机拍摄,向佐更是一人分饰黑白两角,来回切换游刃有余,用实力证明自己的演技,大写的服!

  拍摄的源头 不想在“轮回”中沉沦

  去年夏天,向佐和导演朋友陈文进去印度拍写真和短片。印度,是一个宗教氛围很浓烈的地方。在那里,向佐听到的最多的词就是“轮回”,“慢慢的,我把这个词开始往自己身上去想,越想越有意思,越想越有感触。”在印度待了一周后,他和陈文进都觉得,今年必须要拍一部讲述“轮回”的片子。

  “真正的轮回,是不断重复中让自己越来越好。”过去的六年,让向佐更加深刻地“重复”:练功、健身、学拳已经成为他的日常,每天六个小时,长拳、南拳、洪拳,国术、兵器、跆拳道、吊威压、练跑酷,还要上三小时的表演课,他坚持了六年。

  “我很享受每一天进步的过程,筋压松了一点,腿踢高了一点,我都会很开心。每天一个小进步,就跨了一大步,六年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即便如此,向佐依然有更大的“野心”,“我在等待演技蜕变的时刻。”

  对于“轮回”或者“重复”,陈文进也特别有感触,“我大学不是电影专业,但是我热爱电影,但只能拍广告,一直拍广告一直拍广告,仿佛没有尽头。”

  回国后,两个年轻人,开始筹备拍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我们不想重复,想拍一部完全不一样的作品,给以前的自己一个交代:我们一直在进步。”向佐解释这次拍摄的初衷。

  致敬库布里克 “既然不会死,那就拍吧!”

  在练功和上课的那六年,陈文进是向佐最亲密的伙伴。“没有聚会,没有旅游。以前的朋友也联系不上我。”向佐笑言,那时自己唯一的“休闲娱乐”就是和陈文进一起看经典的电影、一起写剧本、一起拍一些实验的短片。

  陈文进回忆,第一次到向佐家,自己就惊呆了,“我原以为他这样的富二代,家里应该堆砌了很多奢侈品,没想到,他家里收藏了很多老电影的海报,还有几百本电影杂志和上千张影碟。”巧合的是,两个人还有共同的偶像,“我和他狂热地喜欢库布里克和科波拉。”为此,陈文进和向佐千方百计借器材、找场地,一起拍了《教父》的经典片段(麦克在餐厅枪杀贪污警察和黑社会老大的)。此后,两人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拍了很多短片,两人的默契程度也越来越高。

  “那些短片是小的考试,《忌》更像是一个毕业论文。”向佐和陈文进都觉得,这篇“毕业论文”应该致敬一下共同的偶像库布里克,所以筹备的第一天,他们就决定像库布里克那样只用一台摄影机来拍,“我们都不希望有另一台机器去补镜头,既然下决心拍了,就不怕一遍遍地重复。”至于为何要拍成黑白片,向佐回答道:“我最喜欢的演员是卓别林和巴斯特·基顿,他们都是默片时代的最伟大的演员,这算是我自己的一点私心吧。”

  陈文进开玩笑地问:“库布里克,是出了名地会折磨演员,你做好准备了吗?”向佐回答:“你会把我折磨到死吗?”陈文进继续道:“那应该不会!”向佐反问道:“那你担心什么?!”陈文进一愣:“那就拍吧!”

  制片人之初体验 钱原来是一个大问题

  小的时候,向佐家里总有明星叔叔阿姨来开会。“周润发,刘德华,李连杰,他们晚上经常来家里和我爸妈开会,讨论剧本。”在卧室睡觉的向佐,总能听到客厅里传来阵阵的笑声,又或者是激烈的争论。从那时起,向佐就觉得拍戏是这个世界最有意思的事情。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向佐清楚地知道,光有梦想和冲劲是不够的,于是他主动承担起了筹集资金的重任。当时,向佐和经纪团队说:“有什么可以赚钱的活动,我都愿意去。”那么,为何不愿意问爸妈要钱呢?向佐说:“当年我爸妈也是白手起家,没有依靠过他们的父母,为什么我就不能靠自己呢?”直到拍摄了一半,向华强才知道儿子正在重复自己过去的道路。

  拍摄的第一站是山西大同,向佐和其他人坐着经济舱,入住当地招待所,开始每天十八个小时的工作。但拍摄第二天当地突降暴雨,向佐和陈文进只能暂停拍摄。“那是一次深刻的教训,我们去了十几个人,多住一天都是要花钱。”自此,向佐养起每天看天气预报的习惯。第二站是荒无人烟的内蒙古沙漠,整个剧组每天顶着40度高温拍摄,陈文进和向佐很满意拍摄进度。拍摄到最后一天,向导突然声称有了其他工作要暂时离开几天。“那里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导航根本开不到那里。所以他如果走了,这个戏就没法拍了。”向佐苦苦哀求向导,甚至提出可以加薪水,“其实,我当时身上也没有太多钱了。”软磨硬泡了一天,导游都被感动了。

  最后一场海边的戏,选在台湾拍摄。“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向佐解释,台湾的那个海滩还没开发成旅游景区,所以食宿相对比较便宜,“我们住的酒店和工作餐,都是我自己盯着。”

  从曝光的预告片中,可以看到,向佐一人分饰两角——白、黑。向佐解释道:“白”与“黑”是一体的,同穿一双鞋。有一天,“白”决定改变命运,独自远行。“黑”认为命运无法更改,命令“白”将鞋还给他。两个人争斗起来。向佐甚至觉得剧本中的“白”与“黑”都是他自己,“白”是那个想要脱离家庭,做自己想做之事的他;“黑”是那个对梦想有强迫症般坚持的他。

  短片拍摄结束那一天,向佐的想法有了变化:其实自己是凌驾于“白”与“黑”之上的人。他抽离出来,俯瞰身体里两个小人儿的争斗,“他们俩穿着一双鞋,那不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吗?其实,再怎么脱离,那两个都是你自己,永远都在一起,再怎么也脱离不了,这是命运。”在向佐心底,仅仅想拥有一个名字是可以代表自己的,而不是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到的那个“向佐”。

  提及这次短片入围电影节,向佐说这本是无心之举,短片拍完后,自己分享给一些制片人朋友看,岂料一个制片人看了之后,就说要拿到电影节参赛。“能够入围,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吧。”向佐说,由于自己是演员,其实有很多机会去电影节,但对陈文进来说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希望努力又有梦想的年轻人,都能梦想成真。”

  目前,向佐和陈文进正在筹备两个人的第一部长片。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