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娱乐频道 > 正文

你看的可能是个假的《新歌声》

2017-09-12 17:19:01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潘宣

  手记:清晨的路边偶遇这样一位环卫工人,他一边勤恳地清理路边的垃圾桶,一边用手机放着高亢的古典交响乐,虽不能响彻宁静的街道却叫醒了困倦的耳朵。没来得及停下脚步,所以没有听清是哪首曲子的哪个乐章,但存在即合理,此情此景或许就是音乐的魅力和价值所在,也或许是梦想这看似空泛的两个字最真实的写照。

  记录下这些文字时已近八月底,这个暑假音乐选秀就像是和每个人约定好一样又与我们见面了。随着人们对于互联网的愈发依赖以及相关政策下发,更多音乐选秀节目依托网络而生,而这部分网综受众与新媒体平台主流人群的超高吻合度在一整个夏天助推具备强剧情性的话题矛盾点每日高居网络舆论环境中的风口浪尖。

  歌单陌生?助推小众歌曲成为流行

  作为这个夏天唯一一个在上星电视台播出的音乐选秀节目,第二季《中国新歌声》在同类型综艺中不免显得有些另类。没有明显剧本性质的节目设置,没有激化的矛盾话题,它摒弃了更容易感人的故事,时常担负起音乐知识普及的角色来。从这季的歌单来看,今年新歌声更多不是一味地迎合大众流行,它将更多的小众歌曲和曲风推向幕前,试图影响和引导大众的音乐审美,引领新的流行音乐风向标。

  不论从新媒体数据,还是从独家网络播出平台爱奇艺站内的歌曲卡段播放量看,这季歌单里,像《从前慢》《第三人称》《性别》等优质小众歌曲受到很多人的喜爱和追崇,此前这类作品少有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而此次通过新歌声这样具备广大观众群的节目平台得到推广,从而为人所知和传唱,某种程度上说一定算是中国流行音乐之幸事。乐评人爱地人认为:“现在的平台虽然很多,但还是有很多“漏网之鱼”,这就需要一些大平台,能够去发现和推荐这些“漏网之鱼”。其实包括《中国新歌声》在内的许多选秀节目,虽然一直被人诟病它们的娱乐性,但事实上就是通过这样的节目,普及了很多音乐知识,推广了很多被埋没的歌手及作品,小众圈子里广为流传不叫流传,好作品就应该在更大范围内传播。”不妨把这看作是一种互相成就,节目因为有这样的内容而提升了品质,歌曲借节目的播出而受到更广泛的喜爱和传唱,让很多优秀小众作品能够更快的实现它的社会价值。

  评审团给分不公?现场难分伯仲时会考虑学员未来发展空间

  第二季《中国新歌声》虽然赛制有所创新,导师阵容升级至华语乐坛顶配,但在这个行业优秀内容日益井喷,观众胃口越发刁钻的当下,这一季新歌声还是被吐槽形式老旧,学员水平更乏善可陈,不如往季。绝大多数观众通过电视和网络观看节目然后做出评价和喜好判断,但其实电视和视音频所呈现出的效果往往与现场录制相比大打折扣,这在一定程度上就造成了现场评审的选择常常与大众的喜好偏向背道而驰。

  音乐这种东西很神奇,尤其是有歌词和人声的流行歌曲,电视、网络视音频和更为立体的现场live感官一定是完全不同的,听众的心境也都各异,而这些都会导致当下内心所向。这种素人选秀,一首现场可能让所有人为之呐喊的歌曲不一定能打动手握遥控器的观众,透过单薄的视音频走进人心的又不能完全让现场血脉喷张。拿之前导师魔鬼六次方循环大淘杀其中一组PK来说,希林娜依高演唱的Guns N’ Roses经典歌曲《Sweet Child O' Mine》和郭婷婷这首需要非常走心的《写给父亲的散文诗》,选歌方面几乎无法比较,风格大相径庭全靠现场演绎,看谁能打动现场51位严苛的音乐评审中更多一部分人。这场节目录制时笔者正巧在现场观看,一个娓娓道来让人不禁为之动容一个青春洋溢另全场嗨翻手舞足蹈,各有千秋难分伯仲,这不是所谓官话,因为现场看来真的很难讲谁比谁更胜一筹。许多评审也都公开表示,只要学员不出现明显失误,最后的投票选择往往只能看评审们的口味偏好和对学员未来发展的预测倾向。这首live互动感十足的摇滚经典最终获得更多评审的青睐,而相对更适合带上耳机静静听的散文诗则只得落榜。倒推一下,网友对郭婷婷淘汰表达不解和不满也就有理可循了,这或许就是live不可替代的魅力,也是这一季节目说不出口的委屈和遗憾。

  新歌声系列节目已经走到第六个年头,作为一个老牌王牌综艺来讲它似乎已经进入迟暮之年,但在现在这个娱乐快消时代,一切风口浪尖来去匆匆,舆论环境甚嚣尘上,愿意静下来听歌用心感受音乐的人日益减少,这样注重音乐性的选秀节目更显得难能可贵,就像乐评人爱地人说的:“(音乐选秀)不排斥娱乐性,但在中国音乐这个大环境下,音乐真人秀还是要背负音乐的责任,起到一种润滑乐坛的作用。话题什么的都可以有,但好音乐和好声音还是核心。”如是期望,在浮躁的市场氛围下《新歌声》敢为逆流而上之势,在未来把更多高品质多元化的音乐推向幕前,给予更多惊喜去引导真正意义上的流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