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娱乐频道 > 正文

徐良李玉刚惊艳合唱《花魁》 古典与先锋碰撞出人生百味

2018-04-20 11:19:08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胡弋

  继去年推出先锋概念电音专辑《东西世界》后,创作歌手徐良近日曝光了自己2018年新专辑的首支单曲《花魁》。不同于以往的音乐风格,《花魁》用词大胆直白,曲风极具张力,加之国风歌者李玉刚老师倾情助阵合唱,歌曲一出,大家在惊喜之余又不禁开始回头细品其中韵味。《花魁》的上线,也标志着徐良拉开了2018年超级音乐计划的序幕。

  从“音乐小说”到“音乐幻术” 活色生香,一字一叹

  作为2018年超级音乐计划打头阵的单曲,《花魁》一上线,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都极具冲击性和杀伤力。

  在音乐风格上,《花魁》采用了传统的京剧、当代的中国风等东方音乐元素;同时又融合了说唱这一典型的欧美流行曲风。东西方两种音乐风格的碰撞看似冲突,却又相互交织烘托,强劲的音符构建出一副包罗万象、如梦似幻的人间画卷。《花魁》听似有着极强的西方音乐节拍,但徐良以中国传统音乐中的宫、商、角、徵、羽五声音阶,写就了其中大部分的旋律,尤其李玉刚的演唱部分,徐良全然贴合着京剧与古风的意境在创作,幻化在西方乐器bass与东方古筝、大鼓的编曲交响中,亦梦亦幻地营造了歌曲的古典韵味与先锋质感。

  同时,徐良的流行唱腔与李玉刚精致唯美的京剧唱段完美结合,共同演绎了一段在觥筹交错之间、荒诞又现实的世情传奇。从活色生香, 姽婳迤逦的歌词,到一字一叹,峰回路转的作曲,整首歌堪称一首浓缩的风月奇谈。《花魁》描述的故事,是一出悲剧,但遗憾情绪却没有以悲歌的表面形式展现,而是以快歌的音乐节奏反衬背后的心酸,令人越听心越痛。这也正是此次徐良在《花魁》中的音乐能力进阶展示。

  正如徐良本人在谈及这首歌的创作心路时说:“(《花魁》)戏剧与嘻哈、大俗与大雅,谦谦君子与嬉皮笑脸,一个美如玉,一个皮如狗……歌词一分为二,戏曲一本正经,说唱放荡不羁。正经的要一板一眼有深浅,放荡的要不拘一格不要脸。那些写烂了的中国风措辞一个也不用,词得是别人没见过的。戏曲的尖团字和上口字都唱出来,曲得是别人没听过的”。这一切的诚意付出,都是在酝酿着《花魁》的惊艳诞“声”。

  笔力大胆勾画风月奇谈 见情见性方见真

  徐良酝酿《花魁》这首歌足足有五六年的时间,进入创作、制作、录音等实操阶段也有八个月之久,从之前多年的酝酿、思考、消化、再生,到去年开始进入正式创作、修改阶段,徐良愈发大胆地把一些成人化的内容放在了歌词里,看似抬高了欣赏门槛,其实则是把歌曲的受众和音乐意境,唱到了视角可以更广阔也更能自由抒发表达的艺术世界。

  《花魁》确实是不一样的,它“艳丽”又“决绝”,大胆又真实,无论其歌词还是所唱之情感。歌中花魁书生,风流快活,青楼醉酒,似乎皆是传统教育中应该避讳之事,于是在听完歌曲之后,有歌迷欣然领会,也有歌迷觉得惊愕。

  但若再多听几遍细细品味,或许就会读懂徐良是如何坚持自我,从而呈现出了这样的《花魁》。那歌词中书生角色许诺“待我归来把你娶走”,对应花魁等了又等的内心却“闲愁不请自来”;又如书生解释“鸢鸟过、大雪没、情非谬、心成拙,所以轻言了承诺”,花魁再度等待到“又是绿肥红瘦海棠香叠几秋,只留下一丈霜发凭栏在青楼”;后又再书生“酒意上了头,要带你走,你替我遮了羞,卖了温柔”,继续留下花魁在与心上人的去留之间,被等待的日常反复折磨。人间之情爱,尚无大雅小雅高低贵贱之分,正如你我都只是一个认真听歌之人。

  从歌词延伸及文学和艺术,古今中外,亦不乏《红楼梦》、《金瓶梅》、《唐璜》、《蝴蝶夫人》等等这些以情爱主题来折射世间百态的艺术瑰宝。所以如果直面男女之爱,坦言世俗爱恨,便让人觉得“重口”,想要掩面,那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那么丰富和美好。

  因此,听者在不同层面感受到的“惊”,从侧面证明了《花魁》本身鲜活又立体、荒诞又现实、温暖也悲凉的复杂情绪,这些情感变化在三分多时长的音乐中,渐次呈现,充盈了听众的内心。《花魁》所唱所叹皆是直面男欢女爱,坦言世俗爱恨,深入人间冷暖。这次徐良真正置身人群俗世中,为自己的音乐注入了不可思议的生命力,进化成了一位以音符和文字营造出人间风月的“音乐幻术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